不一樣的西藏 2013 – 拉薩 (二)

《布達拉宮》

有人說: “去西藏而沒有去過布達拉宮就等於沒有去過西藏”, 雖然在藏民心中真正的聖壇是大昭寺, 但對遊客來說布達拉宮仍是地標性的存在。

第二天早上我們天未光便起床, 摸黑出門口截了計程車往布達拉宮西門, 可能因時間尚早, 行人疏落, 我們四周摸索了一會, 才找到預約門票地點, 大約已經有十多人在排隊。清晨的拉薩非常冷, 但到中午時份大太陽卻可把溫度一下子提高10度, 因此, 在高原地區洋蔥般的層疊式穿衣法是必要的。

DSC_4517

進入布達拉宮西門向右行, 便會見到這個預約門票登記處

DSC_4519

長長的人龍在外面, 登記窗在9時多才開放

隨著天色漸亮, 前來排隊的人愈來愈多, 但要到9am 過後, 才有工作人員施施然打開鐵閘, 讓我們進入接近預約門票處的欄杆內繼續排隊。 這時候, 我們留意到不時有人帶著一兩個人擠入來, 站在隊頭位置, 雖然在內地被人插隊是常識, 我們和數個身位後同樣操廣東話的人仍禁不住出聲制止, 亦有操普通話的在破口大罵, 儘管如此, 排在隊頭的一眾卻噤若寒蟬, 很明顯, 由於他們早佔有利位置, 即使被人插隊亦損害不了他們的利益, 所以沒有反抗, 內地插隊的文化相信就是這樣鍊成的。

因為這個小插曲, 我們認識了排在後面那一班同聲同氣、來自廣東的年輕人, 他們明天便要走了, 所以希望我們可以幫忙讓他們拿到時間較早的預約時間, 反正一個預約籌可包括最多4人, 我們也很樂意協助。由於入鐵閘後分了兩條隊伍, 又莫名其妙地來了一班人插入隊頭, 我們拿到的籌號不算早了, 是翌日的10am, 廣東年輕人們分別經其他人的幫忙, 全都拿到早上的時間, 臨別時我們留下聯絡電話, 方便相約明天一起買票進內參觀。

怎知道個多小時後, 我們收到其中一位小妹的電話, 說他們大部份人要趕明天下午飛機, 10am 才去參觀的話恐怕時間不夠。他們原來一直留在布達拉宮附近商討, 有門口的守衛指如果能出示証明, 可到售票處碰碰運氣, 看看可否提早今天參觀。我們今天本來也沒有什麼計劃, 除了下午打算到色拉寺看辯經, 起初我有點遲疑, 但想想現在時間尚充裕, 便答應先過去跟他們會合, 畢竟今次來西藏我們的前提是隨緣。

他們其實已經初步擬定, 轉發手機上的登機訊息給我們, 再在上面做點手腳, 把名字換成我倆的。我們也不知道這樣做是否便可以蒙混過關, 但如果被拒的話我們明天還可按原定時間再來, 不妨一試吧。等其他人到齊也將近下午1pm了, 我們一行十多二十人向布達拉宮正門出發。

《走進布達拉》

布達拉宮, 這座我以為早已在網絡上認識了萬千遍的建築, 事實是大得超乎我想像, 雄偉莊嚴之外, 還多了一份壓迫感, 或許這是因為太近距離仰視之故。正式售票處在山腰處的德陽廈外, 離山腳有很長的一段路, 所以一定要比預約時間早45分鐘前來。

我們沿著高大的台階開始上山, 看起來平緩的山坡爬得我氣喘呼呼, 終於理解到今早聽到他們的建議時內心一閃而過的遲疑是什麼, 聽說剛到拉薩要起碼經過一天休息才好到布達拉宮參觀, 就是恐防在這麼高海拔的地方一下子再爬數百級樓梯會引起高山反應。

布達拉這個龐然巨物, 在網上、旅遊書上有很多關於它的資料, 在此不作贅言了。 簡單來說, 整座宮殿可分為紅宮、白宮及札廈三部份, 紅宮居中, 為歷代達賴喇嘛的靈塔殿及重要的神殿, 是宮殿中舉行宗教活動的主要場所; 白宮居左(東面), 那裡有達賴的住居寢室以及官員辦公的房間, 是日常作息及辦理政務的所在; 札廈居右(西面), 那裡是達賴屬下的喇嘛們住宿學習的僧房處室(非開放部份)。

這個紅白配, 不單只求色彩上的對比醒目亮眼, 更隱含著紅白二宮功能及期望上的不同。白宮是西藏的政治和行政事務中心, 紅宮則是西藏的文化和宗教事務中心。在當時西藏人們眼裏, 白宮中的達賴喇嘛是以人的形象顯現的世俗權力的擁有者, 是西藏的統治者; 而紅宮中的達賴喇嘛則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 一位以修行證果為目標的高僧。

走入大門後即布達拉的山腳下, 是被稱為「雪」的地區, 區內散布著一些式樣簡單的藏式平房, 多是政府的一些辦公場所, 為布達拉宮服務的較下級單位。這也體現了布達拉宮所謂的「三界說」: 由下而上的「雪」、「白宮」及「紅宮」, 分別代表了「欲界」、「色界」及「無色界」三界。

走在連結「天上」與「人間」的「之」字形山道上, 別忘了欣賞旁邊的白瑪草牆。白瑪草其實是一種紅柳枝, 晒乾去皮後用牛皮繩札成小捆, 整齊地摞在建築物頂層的牆體或檐下, 再染上赭紅色。既增加美感, 又可以減輕建築物的重量, 是藏人建築上的一種智慧。

10721184856_0d15ef76fa_o

布達拉的三界

DSC_4560

進入這個大門, 便可爬上「之」字形階梯

DSC_4566

這裡又名圓滿匯集道, 爬完了這九百多級的階梯, 便功德圓滿吧?

10721096415_b126e028c3_o

在西藏, 宗教的尊崇地位永遠凌駕在政務之上

DSC_4575

爬到山腰,布達拉廣場的景色盡覽無遺

10721198446_19c2ed3e73_o

很喜歡西藏這些巨型的布幔

DSC_4574

湊近看白瑪草牆, 原來是一根根很細的柳枝捆在一起建成

《迷宮》

爬到東門口, 終於看到正式售票處。跟我們預約在一起的兩個小妹及另外一組朋友排在最前, 我們按早前計劃掏出手機短訊, 向售票員解釋情況, 售票員禁不住我們一干人等的死纏爛打, 賣了票給我們但不保證入口處職員可放行。到了入口處, 當然也被留難一番, 但最後那裡的職員也半推半就地讓我們內進。後面的朋友便沒有這樣幸運了, 很明顯職員開始懷疑同時遇到相同困難的人未免太多太巧合吧, 由於每小時有人數限制, 他們也沒可能一次過通融所有人, 所以直接拒絕了他們, 要他們下午再來試試。

從東大殿內進, 只覺廊道交錯, 殿堂雜陳, 台階無數, 眼前忽明忽暗, 彷彿進入了一座大迷宮。還好, 參觀布達拉宮幾乎不用辨別方向, 因為開放的部份少得可憐, 只能順著館方事先規劃好的路線在許多大房間裡穿行繞進。又由於室內不能拍照, 加上文字介紹比較少, 所以現在要是你問我關於布宮內裡的一切, 恐怕我腦裡只剩下一些模糊的記憶。

依稀記得那無數的佛像、靈塔在無數的酥油燈和哈達的輝映下顯出古老的神光。我們掠過一個又一個旅行團, 也懶得停下來偷聽講解, 吸引我們目光的, 是初次近距離接觸、前來朝拜的藏民, 他們大多一隻手拿著轉經輪或酥油, 一隻手捏著一大疊一毛錢的紙幣。他們保持肅靜虔誠地摸著牆沿前進, 口中唸唸有詞, 對周圍遊客們的喧鬧充耳不聞, 在每一尊佛像/靈塔前獻金、添酥油或獻上哈達。

另外, 走進布達拉宮之後最大的感覺就是溫度的變化, 殿內的陰冷與殿外的陽光成了鮮明的對比, 不禁暗暗佩服這裡的建築師, 方位、面向及建築物料的配合下造就了這個冬暖夏涼的聖殿。

殿堂裡偶然有一兩個喇嘛坐著唸經或捧著厚厚的書在閱讀, 他們對身邊發生的一切視若無睹、聽若罔聞, 完完全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去, 窗外透進的陽光恰到好處地勾畫出他們模糊的輪廓, 光影錯落有致, 他們安詳的神態成了布達拉宮裡最令人難忘的風景。

DSC_4589

德陽廈門前的廣場, 在這裡可以上廁所及買飲品

DSC_4587

東大殿入口

DSC_4561

每次進寺廟要摸摸這個象徵如意吉祥的繩結

DSC_4583

過了這門內進便不能拍攝了

DSC_4592

在布宮內留意到房間的窗都是向背面龍王潭方向的, 比起廣場, 這邊的風景更優美

《色拉寺的辯經》

在布達拉宮怱怱走了一圈, 回到「人間」已是下午3時多, 與共渡了一個下午的廣東年輕朋友們告別後, 我們截了計程車趕往下一個目的地 — 色拉寺。

色拉寺是拉薩三大寺之一(哲蚌、甘丹、色拉), 它建成的年代最晚, 卻距市區最近。對遊客而言, 色拉寺午後3-5pm (星期日除外) 的辯經活動是最有吸引力的。

我們4時才來到, 很多重要的殿堂其實已經關閉了, 買了票走進大門後, 還要沿筆直的主幹道走10分鐘才到達在盡頭的辯經院, 一路上迎面而來的不少是準備離開的遊客, 我們連忙加緊腳步, 以免要吃閉門羹。

來到所謂的辯經院, 是由低矮的圍牆圍就, 中間不太大的空地上, 種了許多古老的樹木, 樹下是由白色鵝卵石舖成的平坦石礫地, 這裡便是喇嘛們辯經的場所了。因為來得較晚, 林下只見一群喇嘛圍在一起唸經, 完全沒有激辯的緊張氣氛。

辯經院會場

辯經院會場

圍著石礫地有一條步道, 遊客多聚在此處觀賞拍照, 當然此時大部份遊客已離去, 只剩下十多廿人仍在圍觀。我們反正都趕到來了, 便隨便找了個角落坐下欣賞。說也奇怪, 當溫和的下午陽光從枝葉間穿透下來, 眾喇嘛的喃嘸融會成一片和諧的背景音,  我們開始感到柔軟平和, 心裡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舒泰, 眼皮重得幾乎便想倒下來睡。

準備出神時, 忽然他們全都站起來, 向不同的方向散開, 還以為他們準備散去, 殊不知他們隨便在石礫地上圍成小組, 只見中間有一人站立, 以誇張的肢體動作, 身體向前傾, 不時配合擊掌的動作, 向圍坐的喇嘛提問, 這個…..不就是辯經嗎? 霎時間辯經場變得熱鬧非常, 我們也不忘拿相機出來拍了幾張, 雖然這場辯經只有短短三數分鐘, 我們也算開了眼界。

看著他們一站一坐, 一問一答, 一動一靜, 各人極富戲劇性的肢體動作及誇張的表情, 雖然不明白他們在辯些什麼, 但光看, 就讓人感到十分有趣, 無怪乎會成為色拉寺觀光上的一景。聽過很多人說他們變得觀光化了, 根本就是在表演做秀, 我反而覺得他們是真的樂在其中, 只不過剛好也娛樂了你吧。此時想起一個小故事:

一位老和尚帶著小和尚出門化緣, 在河邊遇到了一位不諳水性不敢渡河的年輕女子。她看見老和尚, 便懇求他們幫助, 老和尚二話不說, 就背起女子過河, 抵達了對岸, 女子再三謝過後便離開。一路上, 小和尚皺著眉頭, 問道:「師父, 男女授受不親, 何況我們出家人不近女色, 你怎麼能背那個女施主過河呢?」老和尚平靜地回答:「我都已經把那位女施主放下了, 你為什麼還要背著人家呢?」

有時候, 我們拘泥於表象, 只是內心的執著吧。

午後的陽光透過密密的灰塵, 在枝葉間投下一道道乳白的光柱, 配合一眾喇嘛, 美呆了

午後的陽光透過密密的灰塵, 在枝葉間投下一道道乳白的光柱, 配合一眾喇嘛, 美呆了

《意外的驚喜》

辯經落幕了, 眾人隨喇嘛逐漸散去, 我們沿著來路慢慢走, 思索著假如我們今天依時來到色拉寺, 與群眾擠在一起, 好不容易拍到照後又隨大眾離開, 可能就沒有今天遊人稀少時所得到的體會, 或許, 我們這次來西藏, 就是注定要得到不一樣的感受。

信步走到色拉寺外, 才想起我們自今早回酒店吃過早餐後, 一直頻頻撲撲, 沒有吃過什麼東西。這時剛好經過一間小店, 店面放有幾款麵條, 我們就坐下隨便點了兩客。這間舖頭雖說是店, 其實只有簡陋的兩張梳化跟矮桌, 店面還有很多蒼蠅飛來飛去, 我們心裡暗叫不妙之際, 卻又發覺即使蒼蠅很困擾, 牠們卻不會觸碰到無任何遮蓋的麵條團, 真奇怪!

只見老闆熟稔地抓起一團麵條放在碟上, 加少許醬油、香醋、調味粉, 撒一把蔥粒, 就送到我們面前。因為高原天氣寒冷乾燥, 儼如天然的雪櫃, 我們也顧不了衛生不衛生, 加一點辣油一把送入口中, 麵條好像我們平常吃的涼麵, 味道好得不得了! 大家去色拉寺參觀也不妨去光顧, 別被髒兮兮的店面嚇倒, 玻璃腸胃如我吃罷也沒有拉肚子呢。

色拉寺外的小店, 美味的涼麵

色拉寺外的小店, 美味的涼麵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