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西藏 2013 – 拉薩 (一)

《出發》

對於坐火車去旅行我有一種古老的憧憬, 可能是年少時太喜歡 Agatha Christie 的關係, 深受她經典的《東方快車謀殺案》所影響, 總覺得火車之旅帶著神秘而又浪漫的面紗。

始於西寧市至拉薩市的青藏鐵路, 全長1956公里, 格爾木至拉薩段將會經過荒原、弋壁、凍土、雪山、湖泊….崑崙山、沱沱河、念青唐古拉山….這一堆地圖上陌生的名稱, 即將化成一幕幕攝人的窗外風景, 更叫我萬分期待!

10月9日大清早起來, 坐上第一班開往羅湖的列車, 再轉乘和諧號到達廣州火車站, 準備踏上55小時的廣州–拉薩火車之旅。傳說中的青藏列車比想像中豪華及整潔, 廣州是始發站, 只有零星旅客上車, 我們的車箱內另外兩張軟臥舖也是空的, 相信要到後面的車站才會有比較多乘客。

列車第一日會經過湖南的郴州、長沙、武昌, 第二日凌晨到達鄭州, 再經過西安、蘭州, 晚上7時多抵達西寧西。在西寧西我們需要轉到對面月台另一部有供氧設備的火車, 睡醒一覺在清晨時份便會到達格爾木站, 正式進入建於凍土層高原的青藏鐵路, 沿路經過一些小站會稍作停留, 下午過了那曲站後, 晚上7時多便到達終站拉薩。

DSC_4484

廣州發經西寧西往拉薩的火車

DSC_4482

軟臥車廂整潔美觀, 大部份房間仍空置, 走廊靜悄悄的

DSC_4490

軟臥車廂內有4個臥舖, 我們買的是左邊上下兩個

《過客》

第一次坐長途火車, 沿著無限伸延的路軌, 一點一點地接近目的地, 一切都感覺很新鮮。除了晚上會關上車廂門, 我們大部份時間讓門打開, 方便出去走廊鬆鬆腿, 又或是在走廊窗旁的摺椅上坐下, 欣賞移動的風景。

由於軟舖車卡就在餐車旁, 從早到晚都有其他車卡的人經過, 在狹窄的走廊相遇, 我們都會側側身讓路, 點頭報以微笑, 畢竟有緣在路上碰到, 就不再陌生了。

就這樣, 我們認識了隔鄰車廂的杜大哥, 同行還有他太太跟她的妹妹, 他們一行三人來自廣東江門, 可能是因為大家都說廣東話的關係, 很快便熟絡起來; 知道他們跟我們一樣, 未有事先安排行程, 大家交換了電話, 方便日後聯絡拼車。

我們車廂內的另外兩張軟臥, 到了武昌站後就不再寂寞了。有時候, 晚上來了個人倒頭便睡, 翌日起床發現在同一臥舖換了另一人在睡, 原來昨晚來的已在清晨停靠的站下了車。

不同的人來來往往, 就是長途火車上的生態, 有緣的話大家互相認識、交談一下, 可能下個站便要話別了。

就好像窗外不斷倒退的風景, 永遠只有這麼短的一瞬間, 下一秒它已經過去。

火車, 本來就是人生的縮影吧。

10721162524_a3837ed2f7_o

連綿的雪山好像畫卷一樣開展

 

10721364473_bcc68e1503_o

真心感謝為這條鐵路付出心力的工人, 沒有他們, 就沒有我們的青藏鐵路之旅

10721172376_e95f6deb89_o

在路上, 每個人都是過客

10721369133_65e075ef09_o

朋友說這張相片很像一幅畫, 細看一下, 的確很有漫畫感

《煎熬》

到西藏最便捷的方法當然是直飛拉薩, 我們之所以選擇多花兩天時間在火車上, 完全是因為不想錯過青藏鐵路那段最為人津津樂道、可飽覽高原風光的旅程, 但我卻萬萬預料不到自己會在火車上的第二天開始病倒。

臨行前因肩頸不適引起頭痛, 所以在火車上那幾天我都貼上止痛貼希望情況有所舒緩。第二天早上起來, 感覺胃裡悶悶的, 接下來就是吃什麼就吐什麼, 胃口減了大半, 幸好車上間中有服務員推車售賣生果零食, 不想吃飯時我就只吃蘋果充肌。

以往坐車, 一直覺得搖搖晃晃的節奏很好打嗑睡, 但當這個搖晃持續55小時的時候, 就變得不再好玩了。本來帶了小說消磨時間, 殊不知兩頁都未看完便昏昏欲睡了, 我好像被下了降一樣, 有點不受意識控制, 在火車這個美好的搖籃內一直就是渴睡。

第三天清晨5時多, 隔鄰車廂一陣騷動, 接著我聽到杜大哥過來敲門說:「格爾木站快到了, 快起來拍照」, 我掙扎著起床, 和Kevin 出去走廊守在窗旁, 拍到草原上的日出。

拍了一會, 我便先回臥舖休息, 其實今天的感覺比昨天還差, 只覺頭昏腦脹, 面上熱孚孚的, Kevin 一摸, 說我應該是發燒了。我還以為一直想吐是因為暈車, 但暈車又為何會發燒呢? 真不明所以。我比昨天更累, 基本上除了上廁所無辦法要爬起來, 其餘時間我都在昏睡。

遠離城市進入高原凍土層, 熾熱的陽光毫不客氣地透過窗紗射進來, 即使我閉著雙眼也可以想像到外出的風景有多美。半睡半醒間, 我好幾次努力睜開眼, 看見窗外不斷倒退的藍天白雲, 真的很近很近, 幾乎觸手可及, 但我就是無力氣、無意欲坐起來拍一張照。

一直很期待的路上風光, 竟就這樣與我擦身而過。

10721085935_eb54478949_o

可可西里是藏羚羊的棲身之地

10612791985_b24d56a770_o

映入眼簾的盡是藍天、白雲、草原、雪山….怎麼我們一刻也沒有覺得厭倦?

10507004286_4a8d8f5e6a_o

這樣接近天際的地方, 是眾神的居所嗎?

《到步》

第一次坐內地的火車, 感覺很有效率, 班次完全沒有誤點, 我們的火車準時晚上7:20分滑入拉薩站偌大的月台。

較早前, 我知道快要到站, 用意志支撐著自己, 起來梳洗收拾, 套上了毛衣及羽絨背心, 提醒著自己再次踏足高原首要是放慢。

港澳同胞出入西藏沒有想像中的執法嚴謹, 過了海關後有人指示我們到另一房間登記回鄉証, 便可以離開了。

走出火車站, 深深地吸入一口清鮮的空氣, 奇怪了, 身體的不適感慢慢消失, 換了一口氣後竟如獲重生, 恐怕之前真的只是暈車, 「腳踏實地」後便病意全消了, 感恩。

車站外有很多司機在兜搭, 其中一人懂得去我們早已訂好的熱瑪嘎布旅館, 收RMB20一位, 我們也顧不了向其他人問價, 就登上他的小巴出發了。

車子開上公路, 慢慢接近城市, 但太陽走得比我們還快, 未到市中心天已經黑齊, 車上的其他乘客陸續下車, 最後只剩下我們兩人。

熱瑪嘎布旅館是在網上經由西藏開咖啡店的香港人薯伯伯訂的, 不像最熱門的那幾間青年旅館在繁忙的大街上, 地點有點僻, 我只知道它在大清真寺附近。

漆黑的夜, 陌生的城市, 未知的路程, 心裡竟又再泛起恐懼。

我們正在納悶之際, 司機跟我們說, 多付RMB10可以載我們到旅館門口, 他認得路。本來這種情況是相當吊詭的, 如果要往壞處想, 可以有十萬個可能性, 但疲倦的我們幾乎不想動腦筋, 就相信他吧。

接著, 我們的車轉入更昏暗的地方, 在僻靜的小巷內左轉右拐。點點懷疑、點點不安開始冒起之際, 他在一家小店前停下來, 我們抬頭一看, 旅館外沒有開燈的招牌告訴我們目的地到了。

熱瑪的老闆娘親切、爽快, 為我們迅速辦好入住手續便領我們上房, 在洗手間梳洗時, 我才赫然發現兩旁面頰爬滿了點點紅疹, Kevin 說他今天早上已經發覺, 只是沒有告訴我免我害怕。發燒、嘔吐、出紅疹其實也可以是藥物敏感的徵狀, 我由第二天開始吃西藥預防高山症, 有機會是它或是止痛貼引起了敏感, 也不管了, 反正現在未有高山反應, 今晚好好睡一覺便是。

安頓好後, 久違了的肌餓感終於出現, 才記起自今早吃了幾啖粥水及一個蘋果後就再沒有什麼落過肚。我們外出在旅館旁的東鄉手抓大王簡單吃碗麵, 飯後嗅到附近有似曾相識的香氣, 原來清真寺附近有不少攤販在售賣燒肉串, 我們便在那邊閒逛一會。

DSC_4515

 

 

 

初秋的晚上, 隱約的月光, 我們終於站了在拉薩的土地上。

「西藏, 我們來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