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u Day 9 : Machu Picchu (上) – 失落的古城

“Machu Picchu (Quechua語: Machu Piqchu意為「古老的山」)位於秘魯南部Cuzco 西北 112 公里、海拔 2,280 米的山谷之上, 雖被喻為「天空之城」, 但實際上它的地理位置俯臥在印加帝國腳下, 是世界新七大奇蹟及聯合國世界遺產之一。由於其獨特的位置、遺址特點和發現時間較晚(1911年), Machu Picchu成了印加文明最為人所熟悉及最受歡迎的景點。1911年美國歷史學者Hiram Bingham 由當地原居民帶領, 重新發現了這處遺跡, 並寫了多本著作讓西方世界注意到Machu Picchu, 因此雖然在他之前有其他不為人知的探險家曾到訪及研究, 發現Machu Picchu的功勞就落了在他頭上。這個古城的歷史一直充滿爭議, 如何建造及建造它的目的未明, 而因它深藏在群山之內, 有幸逃過了西班牙殖民者的催殘, 本應為印加文明留下較完整的記錄, 但可惜Hiram Bingham來研究時, 卻又帶走了四千多件珍貴的古文物回美國, 儘管祕魯政府長期要求,這些文物仍未被歸還。至於古城為何建築於遠離首都、險峻的深山中?為何在使用了80年後棄城而去?這些迷團至今依然未解。”

印加古道(Inca Trail / Camino Inca) 是當年印加人前往Machu Picchu唯一的方式, 傳統上由Cusco出發要走7天才能抵達, 總共49.5公里, 約5千多個石級, 在這個3至 4千米的高原上行走, 不只是體能的考驗更是挑戰著可能出現的高山反應, 必須跟隨專業的領隊才行; 而現時旅行社會因應觀光客不同的需求, 規劃由不同地點出發不同天數的古道健行: 包括兩日一夜、三日兩夜或四日三夜不等, 健走行程包含專業領隊、挑夫、帳篷及膳食, 所以費用並不低。不想走路的如我們可以乘坐火車到熱水鎮再坐巴士直達Machu Picchu 入口。

早上4am起床, 梳洗後到樓下吃早餐, 領過餐廳為我們準備的三文治後便要摸黑出發, 幸好巴士站與火車站只是數分鐘的步行距離, 事實上熱水鎮真是一個很細的地方, 鎮上發展的全都是與Machu Picchu相關的旅遊配套。我們到達巴士站時站前已有數十人在排隊, 第一班車在5:30am開出, 看來大家為了能坐到第一轉車到山上看日出都不介意早點起床, 巴士售票亭就在巴士隊旁, 到場買即可, 來回票價USD$17, 以十分鐘左右的車程來說, 昂貴得另人咋舌! 由於這巴士是獨市, 而且據聞在沒有公路與外間連接的情況下, 當初這些巴士是一輛輛以直昇機吊過來的, 這樣貴也許是情有可原吧。

lovely breakfast

可愛的餐具, 好吃的早餐

20120526_052936

往返Machu Picchu的巴士票, 認真不便宜啊!

到Machu Picchu的人, 除了要參觀這個古城, 大部份人還想要挑戰一下, 爬上對面山峰Waynapicchu, 因其山頂是觀賞Machu Picchu最佳的眺望點。由於Waynapicchu是一座非常陡峭的山峰, 其東南面登山的一邊, 幾乎成 90 度的垂直! 以一般人的登山速度, 上下山頭的時間須約兩到三個小時。Machu Picchu 國家公園管理處為了遊客的登山安全及對古城的保護, 規定每日進入Machu Picchu的遊客數量上限為2,500人, 而登上Waynapicchu 的上限為400人,並特別設立了一個管制站, 所有登山遊客往返都必須登記, 更在2011年7月開通了網上預訂門票, 可同時預約上Waynapicchu的時段(分別為7am及10am 各200名額), 此舉比以往要晨早來排隊確是省時方便很多, 在安排行程上亦變得更有預算。

首班巴士準時5:30am啟動, 客滿即開, 我們上了第三或第四架巴士, 心情確是非常興奮, 但……等一等, 好像有什麼不對勁, 我翻一翻背包, 就是找不到事前在網上打印出來的Machu Picchu門票! oh my god! 都怪自己太粗心大意, 昨晚至今早出發前都竟然沒有檢查清楚, 現在怎樣好? 我心急得像熱窩上的螞蟻, 顧不得漫遊費用, 連忙上網翻查電郵上的confirmation, 這個時候身邊的旅伴反而很平靜, 著我不用太刻意去找, 最壞打算就是返回酒店拿過來吧, 他也說得對, 唯有到現場問問再算。下車連忙到閘口詢問, 沒有門票果然不能夠放行, 我唯有留下Kevin在門外等候, 跳上原來的車回山下, 車上的司機看見我上車當然很奇怪, 但更奇怪的是他拿著一部Holga正與鄰車司機在研究, oh…這不是我的Holga嗎?!! 在言語不通的情況下, 我指手劃腳向他「解釋」這部相機是我留下在座位上的, 而我現在要立刻趕回酒店取門票, 幸好他相信我, 把相機交還給我後便著我坐好開車。

回程路上內心是忐忑的, 一方面是因為原定計劃被打亂, 心裡湧現無奈與不忿的感覺(我這方面有時是一個偏執狂) ; 另一方面, 望著我手上的Holga, 同時又有一種失而復得的安慰。好了, 如果不是要坐回頭車, 怎會發現自己遺下了相機?  但又如果不是因為忘記了帶門票, 又怎會在心慌意亂、翻箱倒篋的情況下掉了相機? 孰是因? 孰是果? 一時之間, 我也說不清。就在這個時候, 天色開始轉亮, 一道光從兩旁的樹木間穿透過來, 突然腦內靈光一閃, 原來我剛才上來的時候只顧著在自己的小宇宙內著急, 完全忽略了外間, 並沒有好好欣賞過窗外的風景! 看著窗外, 刹那間我的心情回復平靜, 可能這次的回頭路, 是一個小小的補償, 雖然一來一回會錯過了Machu Picchu的日出, 但同時, 別人也看不到我現在眼前的風景, 得還是失, 似乎已經不再重要。

回到酒店, 門票果然被遺留在另一行李包內, 怱忙趕回巴士站再買一套來回票(真是肉赤死了!)上山, 回到Machu Picchu入口, 冷清清的只有Kevin在等待,  感恩他由始至終並沒有要怪罪於我的意思, 但這反而令我有點內疚。進場後走了一小段山路, 期待已久的Machu Picchu終於活現眼前! 雖然錯過了日出, 但眼前的美景, 仍是震撼!

無論如何, 首次踏足 Machu Picchu, 感覺就是震撼!

無論如何, 首次踏足 Machu Picchu, 感覺就是震撼!

Machu Picchu後方倚著的高山叫Waynapicchu, 矮一點的叫Huaynapicchu, 遠看兩個山極像橫臥的印加人的側面, 我們今日來的目的就是要爬上印加人的鼻頭!

Machu Picchu後方倚著的兩個山遠看極像仰臥的印加人的側面, 高一點的叫Waynapicchu (鼻頭), 矮一點的叫Huaynapicchu(下巴), 我們馬上就要爬上這個印加人的鼻!

5月秘魯雨季剛過,又未到旺季,是最佳月份前往旅遊,旺點如Machu Picchu 遊客疏落

5月秘魯雨季剛過,又未到旺季,是遊覽Machu Picchu的最佳月份,現場可見遊客疏落

DSC_9412

山坡上佈滿梯田

Machu Picchu 遺址是在海拔2千多米的山頂上挖掘出來的, 這裏原有大約400間石造的住房, 分平民及貴族區, 還有不少壯觀的宮殿與神廟。當時這裏居住著估計有約兩萬人, 他們從山頂到山腳開墾了無數的梯田。他們用來建神廟祭壇的巨石就有大約百噸重, 另外還在山頂壘起了總重達數百噸的巨石, 作太陽的日晷。我們一面往Waynapicchu的入口方向走, 一面為古城內的巨石建築驚嘆不已。由於今早花了額外時間回去取入場券, 我們去到登山入口已是早上8am, 差不多是這個時段最後來報到的人, 登山前要先在登記冊上寫上國籍、年齡及時間, 不知道如果在預定時間內沒有回來會不會驚動職員來搜索呢?

DSC_9431

登山前要簽名登記國籍和時間, 因為山路狹窄難爬, 每日上山分兩段時間人數只限400。

入口登記處, 因為山路狹窄難爬, 每日上山分兩段時間人數只限400。

入口執的行山扙, 高度岩岩好

Kevin為我在入口附近執的樹枝, 要來作我的行山扙高度岩岩好呢!

上山的路起初與一般郊外登山小徑無異, 慢慢地石級變得愈來愈高, 愈來愈崎嶇不平, 有些路其實只是亂石一堆, 幸好旁邊有輔助鋼索可以穩住身體。以往在香港行山已經不算太夠氣力的我, 來到二千多米海拔更顯笨拙, 要多次停下來休息才可勉強維持下去。更惡劣的是, 不知怎麼樣由昨天開始肚子有點不適, 不是吃了不潔食物也沒有肚痛, 只是會有突如其來的召喚馬上就要解決, 順帶一提, Machu Picchu上沒有任何人工設施, 唯一的洗手間設在下面入閘處, 我現在這個情況實在是沒有辨法, 唯有叫Kevin把風, 硬著頭皮在路邊草叢解決, 這是上下山唯一的路, 如果剛巧有人, 真夠尷尬啊! 幸好向山神借方便兩次都沒有人經過, 謝天謝地! 另外, 不知怎的我們原來遺漏了一支水在酒店, 在兩個人只有半支水的情況下, 加上我吃了止瀉藥後有點脫水, 但又不敢浪費只能喝少許濕一濕口, 感覺到自己真的很虛弱, 好像是無法完成的了, 但路已走了一半回頭也不是, 還是堅持下去吧! 幸好路上陸續有已抵山頂回程的人給我們鼓勵: “You are doing very well!”, “The top is just round the corner!”, “You can make it!” , 然後還有一對外籍夫婦送了他們多餘的水和朱古力給我們呢。幾經辛苦, 終於上到瞭望台, 雖然我沒有繼續爬上最頂端, 但已心滿意足。

DSC_9437

要跨亂石上的路幸好都有加設鋼索扶手

要跨亂石上的路幸好都有加設鋼索扶手

DSC_9439

終點在望!

DSC_9443

越往上路越窄, 有些地方幾乎是垂直90度

DSC_9444

要手腳並用爬上去

DSC_9446

終於到了瞭望台!

DSC_9448

從高空望下去, Machu Picchu 橫空出世, 更覺神秘。

DSC_9451

這條「之」字路就是唯一上落Machu Picchu的車路, 也有人選擇不坐巴士, 徒步慢慢走上來。

DSC_9454

狼吞今早酒店為我們準備的三文治補充體力

吃飽後加上經過休息, 體力已恢復八成, 回望剛才走上來的路, 走的時候歷盡艱辛, 來到山頂驀然回首, 焦距拉遠了, 一切彷彿變得微不足道, 這不正也是人生的寫照嗎?

我們沿來路下山, 果然是「上山容易下山難」, 當時不顧一切勉強爬上來的地方, 現在向下看清楚竟然有點腳軟, 還是用老方法, 面向石璧一步一步往下踏, 雖然比較苯拙, 但總比跌死好! 因為我們落後於人, 現在碰面的都是10am出發的第二批人, 有了剛才的經驗, 我們也不忘向對方作出鼓勵! 回到入口登記處, 填上離場的時間, 雖共花了四小時之多, 但以自己的狀態來說, 已是超額完成。在入口處放下那支陪伴我走過這一程的樹支手扙, 感謝它的保佑, 希望下一位有需要的人也得到幫助。

完成壯舉回到Machu Picchu遺址內, 我們又累又渴, 很明顯剛才的輕量午餐抵不上體力的消耗, 為了彌補今早的大意, 我自薦到入口處外的小吃部買補給, 此時正值中午時份, 大太陽下行走真是又熱又累, 雙腳又痠又軟彷彿不是自己的。買了小食與飲品, 急不及待啜了一口冰凍的檸檬冰, 那種透心涼, 如久旱逢甘露, 此時我真切地體會到, 幸福是什麼? 就是在需要的時候剛巧就有!

(待續……)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