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u Day 7 : Cusco – 高山症的一天

“Cusco位於首都利馬東南 1,168 公里的秘魯南部, 海拔 3,310 米。 根據傳說, 公元十二世紀時太陽神的子女(Manco Kapac, 即第一位印加皇帝) 及Mama Ocllo 降臨在Lake Titicaca中的太陽島 (Isla del Sol), 帶領湖區的人民尋找太陽神指示的適合人民居住的土地, 他倆用太陽神賜予的金手杖探測土地, 當金杖能夠插入大地, 那裡便是他們落腳的家園, 而這個神賜的土壤肥沃的土地, 就是今天秘魯安廸斯山脈區的Cusco。Cusco (Quechua語為 Qosqo) 解作肚臍, 含有世界中心的意味, 在 1535 年西班牙人入侵遷都利馬之前一直是印加帝國的首都。Cusco位於一個資源豐富的河谷盤地, 四周有天然屏蔽的高山, 山明水秀, 完全感受它的靈氣及生命力, 印加建國於此確是不二之選。”

Arequipa – Cusco的10小時夜車, 我們依舊選坐Cruz del Sur的商務座, 但這晚比Lima – Arequipa的一段睡得更差, 反覆醒來, 朦朧間更曾經覺得呼吸困難。日前停留的Arequipa海拔雖達2千多米, 但對一般人來說和處於低地的感覺沒有太大分別, 而只要攀上超過3千海拔, 就要面對真正的挑戰。早上約6am, 巴士到達Cusco長途車站, 這程車由於到步時間很早, 是沒有包早餐在內的, 剛被喚醒就要準備下車, 下車時只覺腳步浮浮頭很重, 初時以為是自己未清醒, 乘的士抵達酒店後開始覺得頭痛欲裂, 幸好現在是淡季, 我們訂的房間已經可以check in。放下行李, 我們先到樓下餐廳吃早餐, 但我只能吃到一點點, 便覺得反胃, 馬上衝入廁所嘔吐大作, 此時我幾乎已經可以肯定自己是患上高山症了, 唯有回房先睡一會, 再請酒店職員替我召醫生到診。

Hotel Corihuasi 的1號房

Hotel Corihuasi 的1號房

DSC_9221

酒店的餐廳在我們房間下一層, 有著同樣的Cusco全景。

酒店的餐廳在我們房間下一層, 有著同樣的Cusco全景。

餐廳一隅擺放著富秘魯特色的傢具

餐廳一隅擺放著富秘魯特色的傢具

這裡的麵包很好吃

這裡的麵包很好吃

相信很多朋友與我一樣, 視高山症為到高原地區的最大考驗, 事前依網友推介在國貨公司買了紅景天的藥丸, 臨行前2星期左右開始每天吃2粒, 也知道有一隻西藥叫Diamox, 但現在已經停產, 替代的藥物叫 Acetazolamide, 是需要醫生處方的藥物。高山症發作時的症狀可能出現: 頭痛、頭暈、煩燥不安、失眠多夢、胸悶心慌、全身軟弱無力、噁心、嘔吐、口唇乾燥、心跳加快等。經醫生診斷, “夾手指”檢驗過我的血含氧量只有73, 建議我先吸氧15分鐘舒緩情況, 另外, 他看過我帶來的藥物, 他說Acetazolamide 是很好的高山症藥, 但如要它發揮最佳效用, 應該在上高原前一天開始服用, 而不是病發後, 我才恍然大悟! 醫生指示我可以繼續服用自己帶來的藥, 另外他再處方止嘔藥, 以免我因噁心而影響進食。

另外,在南美洲高原地區遊玩時,幾乎都會把coca tea 當水喝,coca tea 就是用coca leaves 泡的茶, coca是毒品 cocaine的原材料,但coca 本身含有令人精神興奮的生物鹼的成份非常低,由coca提煉cocaine中間需要經過很複雜的過程, 別傻傻的以為咀嚼幾塊coca leaves 就有服興奮劑的效果。在安地斯山脈咀嚼coca leaves 的習慣已有超過8000年歷史,他們相信coca leaves 可以提神、鎮痛、抵抗飢渴、舒緩高山症等功效,在古代coca leaves 被廣泛地當作為藥物及於祭祀時使用,現時只有在部份南美洲國家使用coca leaves 是合法的,因此即使在秘魯到處都買到 coca leaves 茶包或糖果等商品,我們也不敢帶回香港呢。coca tea 的喝法,當地人會將茶葉泡熱水後再加點糖,甜甜的好像 herbal tea 一樣蠻易入口,至於它防治高山症的效用,由於我在同時吃高山症的藥,所以很難說是藥物的作用還是coca tea的作用。

酒店及餐廳一般都有coca tea 供應

酒店及餐廳一般都有coca tea 供應

在Cusco 一般旅館及酒店都備有氧氣樽, 我們的Hotel Corihuasi 供氧15分鐘收S./20, 可請職員將氧氣樽搬到房間內使用。醫生曾解釋, 與醫院內的裝備不同, 這種純氧吸入, 沒有濕氣很乾燥, 不適宜長時間使用, 每次最好只用15-20分鐘。乖乖地吸了15分鐘, 果然頭痛有所舒緩。來到Cusco 輪到我病倒, 今次換Kevin 出去藥房替我買藥, 這次旅途上雖然我倆交替地出現身體不適, 但慶幸的是沒有兩人同時病倒, 可以互相照顧對方。

大清早來到Cusco本來有很充裕的時間四處遊覽, 但以我今天的狀態, 看來是那裡都去不成, 只能留在酒店休息, 事實上, 醫生亦有提到, 服藥及充足睡眠可舒緩高山症, 如在24小時後身體不適仍持續或惡化, 就有可能是屬於比較難適應高山症的體質, 他會建議取消前往更高海拔的旅程, 有需要的話, 更可能要折返Lima。聽到後心涼了半截, 我當然是萬般不願意, 我們的旅程還不及一半, 而且前面還有我很想去的Lake Titicaca,  一定要加油盡快復原!

睡到中午, 可以起來進食, 感覺好了一點, 才真正有心情好好欣賞窗外的景色。很慶幸訂了這間酒店的1號房間, 本來我有其他選擇, 但見到訂房網的介紹, 這裡的1號房有很捧的 panorama view, 於是就決定來Cusco的第一晚入住這裡, 待去Machu Picchu 回來後才搬到另一間。還好有這樣的安排, 使我現在即使足不出戶, 也能夠盡情飽覽Cusco 的美麗景色! 對於Hotel Corihuasi, 網上評價不一, 這裡有部份房間可能比較小, 亦可能因座向欠佳而光線比較暗及較多噪音, 我的意見是, 如有預算及房間許可, 就貴一點也要訂這個panorama room, 很值得呀! 另外, 亦有批評它的地點雖然很好 (與Plaza de Armas 的步行距離只是5-10分鐘), 但走上來的路太斜, 很要命云云。來到親身驗證, 才知道不是那回事, 與我們香港西上環區的斜路相比, 真是小巫見大巫吧, 路其實只是略斜, 只要步伐慢一點, 走上走落沒有想像中辛苦。

雨季剛過, 但由於山區氣候的特殊性,Cusco午後常會時晴時雨, 今天初來訪, 下午就下了一場夾著冰雹的大驟雨, 大雨過後的天空很美!

雨季剛過, 但由於山區氣候的特殊性,Cusco午後常會時晴時雨, 今天初來訪, 下午就下了一場夾著冰雹的大驟雨, 大雨過後的天空很美!

酒店的位置其實好方便, 沿著此路向下行可直達Plaza de Armas僅需5分鐘, 而行上來時只要保持慢速注意呼吸, 亦不存在什麼難度。

酒店的位置其實好方便, 沿著此路向下行可直達Plaza de Armas僅需5分鐘, 而行上來時只要保持慢速注意呼吸, 亦不存在什麼難度。

到了黃昏華燈初上, 體力已經回復7成, 決定出外走走, 在中央廣場附近吃晚飯, 我們選了Moon Guide介紹的Jack’s Cafe, 主打全日英式早餐、漢堡、三文治等, 份量很大的, 店內多是外國人幫襯, 可惜我的胃口尚未恢復, 雖然食物味道很好, 但我只能淺嚐。

  • Hotel Corihuasi (Calle Suecia 561,Cusco, Peru, e-mail: hostal@corihuasi.com, website:  http://www.corihuasi.com/oldWebCorihuasi/index.html)
  • Jack’s Cafe (Est. 2003, Choquechaka 509, Cusco – Peru, Tel: 51-84-254606, http://jackscafecusco.com/)
  • 在Cusco的行程最好能作較鬆動的編排, 確保自己如遇上高山症, 也有充裕時間休息。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